全球养猪业震荡:非洲猪瘟洗牌,谁喜谁忧?

时间:2019-06-26 10:39:33  作者:星际策略

全球养猪业震荡:非洲猪瘟洗牌,谁喜谁忧?


尚无解药的非洲猪瘟正引发一场全球防疫、肉品贸易、饲料业和养猪业的洗牌之战;全球药企、猪肉供应商和农场正面临疫苗研发出来前的防疫赛跑,最后能将非洲猪瘟有效隔绝在外的国家,有希望在未来数年大规模获利



zw2.jpg



2019年2月15日,日本爱知县销毁感染非洲猪瘟的病猪。图/IC


非洲猪瘟阳性!6月14日,菲律宾农业部长在他的脸书页面贴出5罐午餐肉照片。这几盒猪肉罐头来自香港,3月25日在克拉克机场被查获。


几乎是同一天,加拿大海关推特发出一张包括数十个包子的照片,推文指出海关刚查获旅客藏在毛毯中的6.44公斤猪肉包子。请协助将非洲猪瘟排除在加拿大之外。请确认和申报你带进的食物。”加拿大海关近来通告所有旅客,切勿将任何外国肉类食品带进境内。


如果你在欧洲接触了猪或野猪,请在进入英国以前,仔细清洗汽车、鞋子、衣服和设备。英国海关也在各入境口岸贴出告示。


自去年8月非洲猪瘟首度进入猪肉消费最密集的亚洲后,如今在亚非欧三大洲正在疯狂地蔓延开来。随着非洲猪瘟疫情不断升温,各国政府无不上紧发条进行防疫。


全球首例非洲猪瘟于1909年在肯尼亚被发现,潜伏期可达4天-19天,猪农若不仔细观察生猪,一旦确诊,病毒通常已经扩散。更具挑战的是部分感染生猪未出现任何异常就直接死亡,若感染的猪只进入屠宰场,屠宰场随即沦为病毒传播的温床。病毒可以在冷冻猪肉中存活三年之久,另外,生猪若食用带有感染猪的厨余也会受到感染。


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组织开发出针对非洲猪瘟病毒的疫苗。美国农业部副部长伊巴克(Greg Ibach) 5月对美国国会表示,有效的非洲猪瘟疫苗可能还需要八年时间才能研发完成。




全球堵截猪瘟传播



与越南、中国和柬埔寨相邻的老挝3月出台防疫措施,并获得联合国粮农组织及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协助。另一个猪肉生产大国;泰国也上紧发条,农业部长Anan Suwannarat 5月中指出,我们正用所有办法防止疾病进入泰国。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最新报告显示,5月24日至6月6日间,世界范围内共发生新疫情163起。疫情国家包括:欧洲八国(比利时、拉脱维亚、摩尔多瓦、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和乌克兰、匈牙利)、亚洲四国(中国内地和香港、越南、柬埔寨、朝鲜)和非洲两国(南非和津巴布韦)。


暂时未受此轮疫情影响的北美地区,对可能的疫情传播正在加紧防范。5月16日,美国农业部宣布加强防疫,提高原本的监控强度,全美国10个实验室,新增化验在美国境内饲养或宰杀过程的病死猪是否带有非洲猪瘟病体,同时进一步控管加拿大和墨西哥在边境的防疫,阻止来自疫区的旅客携带任何肉类食物。


今年2月,美国、加拿大与墨西哥三国农业部负责人就联合防御和应对非洲猪瘟疫情举行会晤。鉴于三国边境线绵长,通力合作尤为重要。加拿大农业部长劳伦斯.麦考利(Lawrence MacAulay)表示,加拿大已采取多项措施,包括重罚非法进口肉类产品行为。疫情防范太重要,只要发生一起就会造成数十亿美元损失,我们要秉持防患于未然的态度应对非洲猪瘟。麦考利说。


相比墨西哥与加拿大,一旦发生疫情,非洲猪瘟对美国打击会更大,恐重挫美国高达65亿美元的猪肉出口份额。美国猪农高度依赖出口,如今已遭遇严重贸易逆风,在最大出口市场面临惩罚性关税,美国猪肉生产商已在极富挑战性的资金环境下经营,若此时爆发非洲猪瘟将立即停摆我们的出口能力。美国国家猪肉生产商委员会(NPPC)主席大卫.赫林(David Herring)对记者表示。


出于这样的考虑,NPPC取消了原定在艾奥瓦州举行的2019世界猪肉博览会,防止与会者将非洲猪瘟病毒带至美国。虽然兽医和其他第三方专家表示风险不大,但我们决定采取极其谨慎态度,生猪健康至关重要,美国生产商赖以为生。预防是应对非洲猪瘟的唯一防御。赫林说。


NPPC目前正积极游说国会拨款资助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培训600名农业检查员,进一步加强对非洲猪瘟的管控。这也是美国农业部新颁布政策的一部分,今年3月,美国农业部宣布补充措施防控病毒传播,其中就包括与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合作,在关键口岸和机场增加50%人手,为商业、海洋和机场领域的179个团队工作人员提供培训。另外,还要增加60个警犬队,用警犬探测冻猪肉和鲜猪肉产品中可能存在的病毒,对来自疫情国家的游客也加大关注力度。


在饲料卫生安全方面,提高对垃圾给料设施的检查执法力度,确保饲喂垃圾是被恰当烹制熟食。制定准确可靠检测程序筛选谷物、饲料和添加剂中的病毒。实施防御措施的同时,美国农业部打算为一款试验性非洲猪瘟疫苗颁发执照,这款疫苗已在《联邦公报》网站公示。


作为非洲猪瘟最直接冲击对象,很多美国猪农也早已未雨绸缪。NPPC董事马克.里根(Mark Legan)的家庭农场已经为应对非洲猪瘟制定应急和生物安全计划,他们还与印第安纳州动物卫生委员会合作制定本州猪农联防措施,里根所认识的其他猪农也大都在采取类似防控措施。


回顾以往应对动物病毒传播的经验,里根指出,相比制定救急措施,我们更应该意识到,每一次动物疾病的传播都在深刻改变养殖业的生产和经营模式。这一次也不例外,非洲猪瘟正在改变世界各地养猪方式,提醒我们更加重视动物健康安全性,不仅是猪在农场内养殖方式,还有获取饲料来源的方式和地点。




中国缺口撬动全球养猪行业



中国和全球其他国家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摆脱非洲猪瘟,不同专家预测各有不同。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在疫情稳定前全球猪肉供给市场将持续震荡。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在5月9日发布的《粮食展望》中指出,中国养殖的生猪数量占全球一半,非洲猪瘟在中国的出现和迅速蔓延将对全球肉类和动物饲料市场产生显著影响。


FAO认为,虽然确切的影响仍有待确定,但非洲猪瘟可能导致中国生猪库存下降近20%。该组织认为,猪肉加工业以及猪饲料生产和销售出现局部大幅收缩等间接证据支持了这一结论。


疫情对中国养猪行业冲击巨大,今年3月生猪存栏和母猪存栏双下降,分别同比下降18.8%和21%,下降幅度和速度之快是近十年最大值。农业部预测,中国全年猪肉产量会下降,后期生猪供应会趋紧,四季度活猪价格将突破2016年历史高点。



zw1.jpg



2019年2月12日,重庆大足县区公路的非洲猪瘟临时检查站。随着非洲猪瘟疫情不断升温,各国政府无不上紧发条进行防疫。图/视觉中国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生猪生产和猪肉消费大国,不仅拥有超过世界一半以上生猪数量,消费量也占全球50%。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人均猪肉消费量为30公斤,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倍。


艾奥瓦州立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德莫特海耶斯(Dermot Hayes)对记者表示,俄罗斯尝试过(根除非洲猪瘟)但失败了,我认为中国也很难在短期内根除非洲猪瘟,中国猪肉生产商必须接受高死亡率以及由此带来的高生产成本。最终,中国将意识到在这么小范围内养这么多猪是不可能的,将越来越依赖国际市场,国际贸易是应对国内供应短缺的好方法。” 他预计中国将在2020年进口约400万至600万吨猪肉。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分析师贾克拉(Oscar Tjakra)认为,中国市场今年猪肉产出约在5000万到5100万吨之间,比去年减少约300万-500万吨;美国农业部驻北京的随员则预估产出为5140万吨左右,约需进口200万吨。


著名市场情报公司Global AgriTrends CEO 布雷特.斯图亚特(Brett Stuart)在今年3月召开的美国猪兽医协会(AASV)年度会议上指出,这是全球猪肉业的黑天鹅事件。


纽约商品交易和风险管理服务提供商福四通(INTL FCStone)首席商品经济学家阿兰.苏德尔曼(Arlan Suderman)对记者进一步指出,从该公司的调研情况看来,中国境内疫情还未完全受到控制,猪饲料全国平均使用下降达40%,重要养猪省份则达50%。由于中国目前仍有猪肉库存可以投放到市场,最坏的情况还未到来.


未受疫情影响的猪肉出口国都对中国市场的供给缺口感到兴奋,但最后谁能从中获益仍有待观察。苏德尔曼认为,受益者将会是那些大量出口猪肉且未感染非洲猪瘟的国家,美国、巴西、加拿大和欧洲将直接受益。


根据ITC 贸易地图统计,2018年排在中国进口猪肉来源国前四位的分别为德国(22.8371万吨)、西班牙(21.9626万吨)、加拿大(16.0260万吨)、巴西(15.0091万吨),其余10万吨以下为美国、荷兰、丹麦、英国和法国。


法国农业部统计显示,今年1月法国猪肉出口比去年增长51%;制定法国猪肉价格的布列塔尼猪肉市场则预估1月-2月间,欧盟对中国的猪肉出口比去年增加13%。


美国被认为是最符合填补中国供应缺口的猪肉供应商,但是由于中美贸易谈判暂时遇阻,中方正避免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猪肉。5月9日当周,中国买家取消了3247吨美国猪肉订单,加拿大两家猪肉出口商的资格也被取消。


苏德尔曼表示,非洲猪瘟可能已成为影响中美达成贸易协议从而增加肉类进口的因素之一。


不过,由于全球猪肉供需平衡被非洲猪瘟严重破坏,美国猪肉生产商即使不向中国直接出口猪肉也能间接获益。海耶斯教授举例说,猪肉贸易中有一种回填现象(backfilling),例如,加拿大出口很多猪肉到中国,美国猪肉生产商则向加拿大出口更多猪肉,通过这种方式获益。


苏德尔曼预期,外国猪肉商从今年四季度或9月能够开始实质获利,届时全球猪价将可能大幅上涨,部分消费者可能需要被迫从别的肉类取得蛋白质。




美国养猪业的意外之喜



相比其他国家,非洲猪瘟带给美国猪肉生产商的变化最为戏剧性,他们在过去一年间经历悲喜两重天的大转折,从内外交困到因非洲猪瘟意外扭亏为盈。


2018年对于美国猪肉生产商来说是艰难的至暗时刻,一方面,盲目扩大生产带来的供给过剩使猪肉利润跳水;另一方面,更糟糕的是与中国的贸易战使他们的输华猪肉产品被施加50%惩罚性关税,这导致美国猪肉在2018年对华出口数量锐减一半以上,仅为26.3万吨。


美国猪肉生产商对中国市场依赖度很高,因为中国是猪蹄、猪耳朵、猪肘和猪内脏等产品主要买家,美国每出口10只猪蹄中就有9只销往中国。去年出口额度中下降幅度较大的就包括猪内脏,达到58%,这些厂家几乎无法寻找替代市场,因为美国市场几乎不能销售猪内脏等产品,像中国这样体量大、价格优越的出口市场更是世上难寻。


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猪肉征收50%惩罚性关税,这意味着美国每向中国出口一头猪就要被加征15美元至20美元惩罚性关税。NPPC董事马克里根对记者毫不讳言关税给美国猪农带来的损失。


里根与妻子从1989年起就在印第安纳州首府印第安纳波利斯附近经营家畜和谷物混合型农场(Legan Livestock and Grain),拥有2200头母猪,每年产猪6万头,农场还种植1000英亩豆子和玉米用于制作猪饲料。有30年养猪经验的他从未有如此冰火两重天经历。虽然因为使用莱克多巴胺喂猪而不能向中国直接销售猪肉,但非洲猪瘟这个黑天鹅仍使他的农场扭亏为盈。


非洲猪瘟在中国爆发使猪肉需求量大增,几乎所有美国养猪农场都受益于这种需求激增和出货量,无论这些生产商是否直接向中国出售猪肉。我们的农场也因此获益,在六周内,我们从每头猪亏损30美元到每头猪净赚约40美元。里根说。



zw.jpg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生猪生产和猪肉消费大国。图/IC


随着中国买家加大采购量,泰森食品等美国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开始高价收购生猪和其他肉类产品。艾奥瓦州立大学研究机构推算这股收购潮使美国猪农每出售一头猪至少平均获益8.47美元,这是自去年10月以来美国猪农首次正向获利。


同为NPPC董事的罗纳德.普莱斯蒂(Ronald Prestage)也对记者表示,他的猪肉和鸡肉生意均在这波牛市中获益。相比里根的家庭农场,普莱斯蒂的猪肉和火鸡农场规模更大,是跨州公司,年产量高达370万头猪,猪肉行情看涨让他预估在今年底可将产量提升至5万头/周。今年3月,他在艾奥瓦州新开设一座价值3亿美元的猪肉加工厂,期待能够弥补肉类市场的需求缺口。过去一年间,他一直在为中国和墨西哥的惩罚性关税忧心忡忡,如今中国买家咨询进口猪肉的电话让他应接不暇,这波牛市更是让他乐观地预期自己的农场能在2020年获利。


美国农业部(USDA)数据显示,中国在今年3月第一周有一笔数额高达23846吨的进口美国猪肉交易,占美国同期猪肉出口总量47.4%。这是自2017年4月以来中国最大一笔从美国进口猪肉的订单,也是USDA自2013年跟踪猪肉出口以来第三大出口订单。另外,根据USDA数据,4月4日当周,美国向中国出口77700吨猪肉,再创新高。


虽然疫情为美国猪肉生产商寻求增加对华猪肉出口带来利好因素,但一些猪农仍对市场前景不确定。USDA数据印证这种担忧,4月18日当周美国猪肉出口量为15500公吨,但没有销往中国的出口,这一低于市场的预期导致猪肉期货有所下跌。


我目前没计划增加母猪数量,如果能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猪肉出口持续增加,可能会在未来增产。里根谨慎地说。盲目增产带来的后果让他心有余悸,更让他担忧的是中国能否取消惩罚性关税。在他看来,美国猪肉生产商在满足中国猪肉需求方面独具优势。美国以几乎全世界最低的成本生产优质安全猪肉,可以用比中国人生产猪肉还便宜的价格将产品运往中国。但高企的关税令美国猪肉不具备价格优势,特别是面临自加拿大、欧洲和越来越多南美生产商的竞争压力。


NPPC目前正在与美国政府合作推动与中国谈判取消惩罚性关税,主席赫林对采访记者表示,贸易对美国猪肉生产商资金链至关重要,在过去十年,美国一直是包括中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主要猪肉来源国,没有比美国更可靠的合作伙伴。不幸的是, 62%关税总额让美国无法与其他猪肉生产国有效竞争。与中国的贸易争端让美国猪肉生产商平均每头猪损失8美元,全行业一年亏损10亿美元。赫林希望可以尽快结束贸易争端,让美国继续成为中国可靠的猪肉供应方。


虽然美国生产商期待外销更多猪肉到中国以填补当地生猪损失留下的缺口,但USDA经济学家罗伯特.乔韩森(Robert Johansson)则认为这种愿景有些过分乐观。


海耶斯教授也指出,虽然美国猪肉产量丰富,但美国许多生猪都饲喂莱克多巴胺,因此无法单独填补中国猪肉需求赤字。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和智利都会分得一杯羹。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中国在2018年也加大从巴西进口高端猪肉的储量,超过15万吨,是2017年进口额三倍。西班牙和德国也是高端猪肉主要供应国,两国发货量均超过20万吨,而与此同时,美国对华出口高端猪肉数量则下跌48%。


不仅如此,墨西哥和阿根廷也希望利用中美贸易争端和非洲猪瘟爆发的双重机遇加大对华出口数量。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不久前透露,已经获得向中国出口猪肉许可,25个阿根廷肉类加工厂将向中国出口猪肉。


墨西哥也希望能抓住机遇,墨西哥猪肉生产商负责人亚利桑德罗.拉米雷斯(Alejandro Ramirez)表示,中国市场对墨西哥来说是巨大机遇,我们正在要求政府能够帮我们建立更多出口加工厂以及与中国政府洽谈猪内脏出口许可。在他看来,墨西哥目前只有11%出口猪肉销往中国,如果美国猪肉继续被施加高额关税,那么墨西哥猪肉生产商将市场前景无限。


虽然出口国之间的竞争有利中国多元化供给渠道,但苏德尔曼也提醒说,中国如果不通过提价与这些国家本国消费者竞争,那么这些国家无法提供足够的肉类供应来填补中国国内需求缺口。


巨大的市场前景不仅让猪肉也让家禽类生产商看到机遇。美国家禽和蛋类出口委员会主席吉姆·萨墨(Jim Sumner)就认为中国家禽市场潜力巨大。考虑到中国商务部去年已停止对进口美国白羽肉鸡征收反倾销与反补贴税,萨墨为中国市场估值5亿美元。美国农业部也预计,非洲猪瘟会促使消费者转向猪肉以外的蛋白质产品,中国今年鸡肉进口总量将激增68%,达到57.5万吨,这还不包括广受欢迎的鸡爪。


相对于其他肉类,猪肉的成本与产出比远高于牛羊肉,因此在蛋白质的供应上占据更重要的位置。由于其经济重要性,这个尚无解药的传染病正引发一场全球防疫、肉品贸易、饲料业和养猪业的重新洗牌之战;全球药企、猪肉供应商和农场,正面临疫苗研发出来前的防疫赛跑,最后能有效隔绝非洲猪瘟在外的国家,将有希望在未来数年大规模获利。




蛋白质供需平衡被打破



鉴于中国在世界猪肉市场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中国是否迅速在境内控制疫情,为全球蛋白质产品供应带来希望和不确定性。


行业龙头美国泰森食品有限公司(Tyson Foods Inc., TSN)CEO内奥尔·怀特(Noel White)认为,非洲猪瘟爆发带来的潜在影响前所未见,在全球蛋白质消费量上升之际,可能会导致全球肉类供应量减少5%对于蛋白质行业来说,这是一个不同寻常,或许是前所未有时刻,在我39年职业生涯中,从未见过像非洲猪瘟一样有可能改变全球蛋白质生产和消费模式的事情。特说。


非洲猪瘟打破的蛋白质产品供需平衡因而在很多欧美国家引发肉类价格上涨,欧盟标准猪肉价格(EU-spec SPP)显示,4月最后一周,猪肉价格达到139.84便士/公斤,比前一周上涨1.17便士/公斤,这是自去年6月以来最大周涨幅。英国大型食品批发商Bidfood表示,今年2月至4月期间,培根价钱上涨18%。


猪肉行情在美国也呈现较大涨幅,美国农业部(USDA)数据显示,美国猪肉交易价格在4月下旬上涨至90美分/磅(1磅0.45公斤),此前一直徘徊在50美分-60美分/磅,制作培根的猪腩肉价格也在4月底上涨21%。生猪期货也水涨船高,今年以来,美国瘦肉猪期货价格累涨超45%,从3月13日起,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瘦肉猪期货合约曾在4月5日触及6月合约最高点0.99825美元/磅,这使得美国瘦肉猪期货成为今年表现第二好的大宗商品。同时,食品企业股票也涨势强劲,全球最大肉类生产商巴西JBS及其鸡肉生产子公司Pilgrim.Pride股价均飙升约70%。5月6日,美国股市下挫,但泰森食品股票收盘上涨2.61%,该公司第二财季报告显示利润增长35%。


猪肉价格飙升和食品工业股票看涨主要是因为市场预期中国将因非洲猪瘟而大幅增加猪肉进口量。摩根大通分析师托马斯.帕尔默(Thomas Palmer)就认为,非洲猪瘟可能导致美国猪肉价格长时间上涨,在中国,猪群更新换代可能需要至少20个月,这意味着对进口猪肉的旺盛需求将至少持续到2020年。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动物蛋白分析师克里斯汀.麦克拉肯(Christine McCracken)预计,如果生猪数量持续减少,那么消费者会在年底时花更多钱购买猪肉。


福四通的苏德尔曼也强调,目前尚无法预测国际猪肉价格高位,这取决于中国愿意用多少钱竞标其他国家的猪肉,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至少5年-7年的问题,除非药企加快脚步研究出疫苗




饲料需求锐减



非洲猪瘟打击中国生猪生产能力的同时也波及全球大豆行业,因为生猪数量锐减导致对豆粕和大豆等饲料的需求也随之减少。鉴于中国是大豆最大进口国,占全球大豆贸易量60%,中国方面的需求减少势必会对大豆出口国带来影响。中国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巴西首当其冲,巴西农业部长特雷扎·克里斯蒂娜·迪亚斯(Tereza Cristina Dias)担忧非洲猪瘟在中国爆发会使巴西大豆出口额下降。


去年中国对美国大豆征收25%惩罚性关税后,美国大豆出口量急剧下挫,巴西大豆因此获益数量激增。巴西谷物出口商协会(ANEC)数据显示,2018年巴西全国大豆产量约为1.2亿吨,出口大豆总量达到8280万吨,其中6610万吨出口到中国,也就是近八成总产量,这一数字比2017年增长30%。然而,今年对于巴西豆农来说则并不乐观,由于海外需求减少,加上来自美国豆农的竞争更加激烈,已经导致巴西国内产量下滑,分析师普遍认为今年巴西大豆出口将减少。巴西农业部下属机构Conab预计,巴西大豆今年出口量为7000万吨,少于2018年的8803.1万吨。


如果说非洲猪瘟给巴西豆农带来的影响不容乐观,那么对于美国豆农来说就是雪上加霜。非洲猪瘟和与中国的贸易战深深伤害了美国豆农。去年美国大豆市场遭受重创,主要因为中国政府征收关税。今年,在非洲猪瘟爆发情况下,即使取消关税,中国对豆粕和大豆需求也会大幅减少,美国豆农无法弥补损失里根说。


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3月1日美国大豆库存为27.16亿蒲式耳(1吨大豆=36.90蒲式耳),创下历史同期最高值。对于高库存的原因,里根解释说,美国豆农曾将30%大豆产量出口到中国,在过去十年为了满足中国市场需求,他们不断加大大豆种植数量,建立海量大豆库存,然而随着库存增加,价格也下滑。


如今豆农们只能寄希望于中国以外的其他猪肉生产国增产以带动饲料需求,然而这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这些国家和地区不被感染非洲猪瘟。目前,病毒尚未蔓延至北美洲、南美洲和大洋洲。但非洲猪瘟在过去一年的蔓延态势让这些国家的政府、企业和农业生产者深表担忧。全球动物制药领导者硕腾公司CEO胡安拉蒙.阿拉瓦(Juan Ramon Alaix)就指出,随着进入夏季天气转暖,非洲猪瘟的传播速度会更快。


在线客服 客服软件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