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在“双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时间:2019-07-18 10:24:09  作者:星际策略

悬在“双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市场如今正处于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阶段,从主要大宗商品表现来看,黄金已经站稳1400美元/盎司高位,原油近日则经历了大幅下挫。从市场对美联储“7月底将降息”的预期来看,留给美联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美联储是否会在未来两周内降息,将决定“双金”命运,其走向如何,仍需拭目以待。

  


黄金对美货币政策较敏感

  

海通证券分析师施毅表示,通过复盘近两轮(2000-2002年和2006-2008年两个时期)美联储降息拐点前后的商品价格表现可以发现,当美国经济出现放缓迹象(典型信号是长短端国债收益率倒挂),美联储往往放缓加息节奏,流动性的边际改善会提振工业金属价格。但最终工业金属价格难敌疲弱的供需基本面,价格受到压制。贵金属在加息后半段到降息初期有较好的相对收益。


  

历史研究数据显示,在过去的第1、2、3轮降息预期阶段,黄金价格均表现为小幅下降,降幅分别为1.6%、1.88%和3.21%,而在第4轮降息周期前,黄金却大涨了21.3%;原油价格在降息开始前则主要表现为小幅上涨,除了在第3轮降息周期前下跌了5.82%外,第1、2、4轮降息预期阶段分别上涨了0.78%、1.64%和10.87%。


  

分析人士认为,在美联储降息周期开启之前,降息的预期对大宗商品的影响并没有特定规律。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联储开始降息后,黄金一般出现上涨行情,而原油对这一事件的反应并无明显规律。

  


白银或更具机会

  

需要注意的是,距离月底“关键时间节点”越来越近的当下,却出现了这样的声音,“美联储本月降息的预期可能会落空”。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丁鲁明表示,因包括鲍威尔在内的多位美联储官员发表了暗示降息的讲话,目前市场判断本月美联储100%将降息。但根据对过去30年美联储降息行为的跟踪分析,今年降息最多1次且最早是在9月之后,市场的预期可能过度乐观。即便本周公布的零售销售等数据利多黄金,在目前金价已经充分反映降息预期的情况下,持续推升的可能性并不高,“美联储7月降息”的情形可能“反转”。


  

不过,莫尼塔分析师钟正生、姚世泽表示,无论批评声音如何,美联储在7月31日降息已经是比较确定的事件。从历史经验看,美联储降息前后,主要商品资产价格一般表现为:黄金初次降息前后会出现小幅反弹,长期会迎来比较大的牛市;原油初次降息前后小幅上涨,但如果没有供给端的强刺激,长期上行动力并不足。

  


“另外,建议投资者可以关注白银的投资机会。白银和黄金类似,都拥有实物属性、投资属性和避险属性,但本轮白银的上涨幅度并不高,从5月初至今,黄金的上涨幅度为10.69%,白银的上涨幅度仅有3.64%,二者之间出现了明显的价格偏离;同时金银比价已经快达到历史上的最高位。从估值的角度讲,白银会更有吸引力和上涨空间。”他们认为。




黄金股能否“赛黄金”


在黄金期价持续大涨的背后,股市投资者也开始寻觅机会。那么黄金相关的股票与黄金价格相比谁更胜一筹?黄金股是否迎来了最佳的入场时机? 


  

实际上,在以往黄金牛市期间,黄金股涨幅多数时期反而超越黄金价格涨幅。文华财经COMEX黄金期货指数走势统计显示,自1988年以来,黄金市场共经历三轮大牛市:第一轮牛市始于2005年11月22日,当日COMEX黄金期货指数一度上探至498.7美元,突破1988年1月14日以来新高,随后便迎来了长达两年多的牛市,直到2008年3月17日终结,最高至1036.0美元,区间累计上涨107.74%;第二轮牛市从2008年10月24日开始一直持续到2011年9月6日,这轮牛市持续近三年时间,金价从684.6美元持续上涨至1923.7美元,最大涨幅达181%;第三轮牛市自2015年12月3日开启,一直到2016年7月6日见顶。在这七个月的时间里,黄金价格由最低的1045.8美元上涨至1379.3美元,最大涨幅达31.89%。 


  

而对比上述三轮黄金牛市期间黄金价格与A股黄金股表现来看,后者表现甚至还远超前者。 


  

数据显示,第一轮牛市期间(2005年11月22日-2008年3月17日),A股贵金属指数自2553.04点升至42447.86点,区间累计上涨1562.64%;第二轮牛市期间(2008年10月24日-2011年9月6日),贵金属指数由11988.41点涨至43258.46点,区间累计上涨260.84%;第三轮牛市期间(2015年12月3日-2016年7月6日),贵金属指数由30179.35点涨至42256.75点,区间累计上涨40.02%。 


  

从黄金价格与A股贵金属指数涨幅对比来看,三轮牛市期间,后者累计涨幅均超前者。 


  

而从当下看,历史数据是否具有说服力?首先,市场避险情绪仍然高涨,7月美联储降息预期接近100%,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企业财报数据也具有不确定性,一旦盈利水平低于预期,将进一步提升避险情绪。其次,风险情绪也没有完全“退烧”,资金仍然处于高配股市的状态。在此背景下,黄金股由于既有黄金属性,又有股票属性,可以坐享两头的红利。目前不少分析师对黄金板块持有“强于大市”评级。 

  


展望未来,美联储难以轻易改变政策取向,因此市场很可能进入一个长期的宽松周期。而较低的利率、可能的量化宽松以及其他货币刺激措施基本上等同于货币供应量的扩大,这对黄金以及黄金相关个股而言极为有利。随着黄金牛市降临,除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之外,投资者也可更多关注黄金股。



按照传统的投资逻辑,白银与黄金价格有着“方向相同、波动性更大”的特点,但在近期黄金节节攀升的同时,白银价格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多空双方均创历史纪录

白银市场上演“诡异”大戏


Goldmoney专栏作家Alasdair Macleod通过分析Comex白银期货持仓情况发现,过去几年里白银市场呈现出了一系列“异样”的情况。


  

谁在与整个市场作对?


  

从Comex白银期货每周公布的持仓报告中可以发现,持仓最多的四个交易席位(通常为银行或者白银生产商)呈现出亢奋的多头状态。通常而言,作为持仓大户的银行和生产企业的对手盘可以简单理解为投机资金。大交易商手头净多头仓位快速增长意味着市场上也有同等数量极端看空的投机资金。


1.jpg

(白银期货市场TOP4交易商净持仓情况,来源:CFTC、Goldmoney)



  

Macleod表示,从上图黑色箭头可以看出,TOP4交易商的白银净多头仓位自2017年3月以来稳步增长,终于在2019年达到了历史新高。


  

真正诡异的地方在于,当我们看到市场TOP 5-8名交易商(用TOP8数据减去TOP4得到)的数据却呈现出强烈卖出白银期货的趋势。




2.jpg

(白银期货市场TOP4以及TOP5-8交易商持仓情况对比,来源:CFTC、Goldmoney)



  

Macleod指出,这种诡异的情况还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从纽约商品交易所的交易逻辑来看,TOP8交易商中任何一家都不会与另外7家出现数量如此庞大且方向相反的持仓。而从上图中可以看出,TOP4的多头仓位和TOP5-8的净空头仓位均创出了历史纪录。

  


在交易所交易的闭环中,生产企业需要为远期价格进行对冲(锁定交割价格),银行负责流动性做市,再加上投机者伺机看涨,分工明确且泾渭分明。


  

同样这也排除了多家机构合谋的情况,因为这会造成其他交易商得到“内幕消息”而放弃操作。所以Macleod分析称,这只能说明市场中出现了一个巨型的玩家。也就是说在TOP4中有一家大量买进多单,另外三家仍然站在空头这一边。而且这个预设中的“超级玩家”,从2017年3月就开始布局了。


  

同时鉴于白银市场庞大的流动性(COMEX注册的金库中有9500吨白银,LBMA的金库中有36195吨白银),完成对白银市场的垄断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何况还会受到监管的关照和游戏规则修改的风险。


  

Macleod指出,规模如此庞大的持仓不可能来源于大型的投机机构,更可能是某个对白银有实际制造需求的实体,通过买入看多期权对冲未来价格上升的风险。

  



真假莫测的“巨型玩家”

  

Macleod指出,白银市场中一直有“摩根大通操纵市场”的传闻。首先,小摩毫无疑问是白银期货市场的主要力量;同时CFTC和Comex对于种种指控“不作为”的印象也加深了一系列交易所与投行“蛇鼠一窝”的流言。


  

不过Macleod表示这恐怕只是阴谋论爱好者的独自狂欢。诚然投行和监管机构之间存在着裙带资本主义的关系,但是对于规则行使“最终解释权”是一回事,公然破坏规则并操纵市场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当然,鉴于摩根大通庞大的交易量,Macleod认为其一系列操作更像代表某个合法客户进行交易。2012年时任摩根大通全球商品总监Blythe Masters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摩根大通只是奉命行事,在这一问题上没有自营仓位。


  

一系列银矿也传达了类似的故事:一旦这些矿场攒够了足够的货物,来自嘉能可的专家将会负责评定银含量并安排运输到炼厂。嘉能可正是摩根大通的合作伙伴,同时银矿发货之后立即就能得到这批矿产的货款。所以摩根大通需要在期货市场上卖出期权或达成远期交割的协议对冲风险。

  


更为高明的是,通过这种场内和场外交易相结合,使得分析COMEX持仓变得更加片面,就像通过观察狗尾巴来描述狗的模样那般。尽管摩根大通的行为有压低市场价格的嫌疑,但是在交易所场内却没有任何违规行为。


  

“巨型玩家”的牛熊转换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所谓的“巨型玩家”肯定存在持续的实物白银购买需求。但目前市场上大量的多头头寸显示出这个“玩家”的核心目的并不是压低价格而是对冲白银价格上涨的风险。


  

从时间点上来看,“牛熊转换”的时间点为2017年3月,基本上是特朗普上任总统之后那段时间。“超级玩家”似乎已经预见到了此后多国央行大量采购黄金的风潮(同样也会传导到白银市场),并通过提前布局来规避可能的意外情况。

  


Macleod指出,对于白银市场的交易者而言,发现并识别这样一个“巨型玩家”恐怕会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这一阶段还会伴随着黄金价格的下一次大幅攀升


在线客服 客服软件
在线客服系统